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贪官出狱后的众生相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7:21:09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贪官出狱后的众生相

把老虎苍蝇关进笼子,往往被理解为反腐败的“最后一公里”,其实不然,这“最后的一公里”可能恰恰是在贪官出狱后,如果出狱后的贪官还能找到贪腐的“组织”,继续享用此前贪腐的“福利”,就会弱化反腐败的成效,强化腐败利益集团对反腐败的抵抗,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更会影响到人们对反腐败、对司法的信心。因此,反腐败必须延续到贪官出狱后,彻底斩断腐败的退路。

要说贪官出狱后的众生相,记者首先想到的就是前几年一个影响力甚广的谬传。这个传闻说的是山西省委原副书记侯伍杰,他2006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结果服刑仅仅5年,在2011年10月就被假释出狱,出狱后当地的官员、知名人士和煤老板争相迎接,门庭若市,其礼遇犹如英雄凯旋。山西省迅速回应,假释出狱是真,受欢迎是假,没有山西的领导干部和煤老板去看望。

浙江宁波象山县就曾曝光过一个令人诧异的现象,一些贪官出狱后居然收到了原行贿人送来的巨额“坐牢补偿费”,其中一位李某在收受王某贿赂后,利用职务便利,在王某竞标承包工作中给予额外照顾,李某因受贿被判处5年,出狱后,王某提出给李某数百万元补偿。

这样的案例不止一个。江西省吉安县国土资源局原副主任科员龚伏金,2005年10月因受贿罪被判处2年,2个月后,龚伏金获准取保候审,从看守所出来数日后,李某为了感谢龚伏金,送了1万元为其“压惊”。2008年,龚伏金出狱,李某再次以补贴购房和孩子读书为名,送给龚伏金2万元。一些出狱后的腐败官员之所以敢收受好处,是认为自己属于“无党籍、无公职”的人员,不属于受贿。龚伏金就是如此,结果被判定受贿,出狱后再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像龚伏金这样被再次认定受贿而服刑的情况比较少见,较多的是贪官出狱后得到商界“朋友”的“帮助”,在企业担任顾问,或者一起做生意。记者早年曾认识一个乡党委书记,因为受贿罪被判刑,后来假释出狱,其原先担任领导时照顾的一些企业家纷纷伸出“援手”。这名出狱后的官员先是在一家企业内担任顾问,后来干脆和一名企业家联手开办了一个木材厂。这样的案例还真不少。其实“仗义”的企业家门考虑更多的则是贪官以前的关系网,一些曾受贪官提拔的官员,也会把贪官视为“恩公”,遇到给企业当顾问来打招呼的前领导,会提供便利。

极品美女写真

美女性感照片

丝袜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