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G中国焦土战设备商的成本大赛

发布时间:2020-02-11 01:38:15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骤然变得拥挤的中国电信C网招标,放大了电信业低价圈地的潜规则。

“中国电信正在就相关情况向国家有关部门汇报,招标结果还没有出来。”9月1日,中兴通讯人士略显无奈地告诉记者,截至上周,各厂商竞标的价格方案已经修改了四次——显然,种种“地狱价”、“零报价”的竞争和舆论,正在形成多米诺效应,挑战着各设备厂商的心理底线。

“华为的策略引爆了C网潜在的价格战,这才是最可怕的。”该中兴人士说,对于中兴、华为而言,作为全球电信设备领域的后来者,加上有着中国相对优越的成本优势,前期的低价圈地已经成为中国厂商参与国际竞标的常用手段,“这是由行业特性决定的,在别人已经圈下的地上分羹,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和代价。”

中兴通讯人士对华为的超低价挑衅,做出了“尚可理解”的表示,事实上,类似的遭遇战只不过是中兴、华为海外厮杀抢单在国内的一个翻版样本而已。相比而言,摩托罗拉的跳水“零报价”让人感到了硝烟的沉重。

“最近两年,全球电信业重组带来了行业洗牌,格局动荡带来的竞争加剧是必然的。”上述中兴人士说,这将加剧重组背景下各大电信设备商的争夺战,暗涌的价格战已经公开和白热化。

兵家必争的C网

如果说置于风口浪尖上的华为“地狱价”只是一个扰局者的角色,C网在中国联通旗下之时,便早已埋下了未燃的火药桶。

2008年以前,CDMA市场份额是一个相对温和的局面——中兴通讯占32%、摩托罗拉占23%、阿尔卡特-朗讯占22%,北电17%,可以说除了华为之外,有志于CDMA业务的厂商均在此间获得相应不错的份额。

有业内人士认为,2008年的电信重组给了曾经认为“联通C网长不大”的华为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因为从联通手中购入C网的中国电信,对华为而言有着更为深厚的人脉,这给了华为洗牌C网的冲动。

与此同时,保卫C网份额的压力正在各海外巨头身上加大。尤其是在战略上,对已经被传言基本放弃GSM业务的摩托罗拉与北电,C网的赌局更加变得孤注一掷。

事实上,作为曾经的全球移动通信巨头,业界人士一致认为“摩托罗拉的衰退速度是业界难以想象的”。继在系统设备领域开始走下坡路之后,摩托罗拉在终端领域也遭受了巨大的挫折,其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商的地位被三星取代,距诺基亚的老大位置越来越远,至今年第一季度,摩托罗拉全球收入继续大幅下降21%,并且亏损状态一直无甚改观。

与手机终端业务的滑铁卢相比,摩托罗拉在无线系统设备领域亦表现平平:由于前些年采取了降低GSM的投资战略,并淡出了GSM核心网等产品的研发(摩托罗拉GSM核心网及多个UMTS商用合同基本都是OEM华为解决方案而获得)。

这不仅导致其近年来无线设备表现每况愈下,与此同时更招来了“摩托罗拉将出售或合并处理掉其通信系统业务”的传言。对摩托罗拉而言,从2006年以来,在系统设备领域表现尚可的就只有CDMA——它对于摩托罗拉重整无线设备霸主的地位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CDMA之于北电,与摩托罗拉有着相似的心结。北电从2001年开始陷入亏损和财务造假丑闻以来,始终未能走出业绩阴影,2004年净亏损1.44亿美元,2005年净亏损26.1亿美元,2006年恢复盈利2.69亿美元,但近几年管理层的持续动荡导致大幅裁员(2006年底裁员33000多人)。由于前几年战略选择偏向CDMA,北电利润目前主要来自于CDMA2000和固定网络,同样,GSM/UMTS领域早已被边缘化。2006年9月,北电UMTS业务被阿尔卡特以3.2亿美元收购,而2007年以来,进一步消息认为,北电欲整体出售其GSM资产,此项出售中阿-朗有优先收购权——这暗含了北电在无线业务以及GSM上的没落,仅在中国市场上,北电在中移动、联通的GSM网络正在整网被华为、中兴等其它新崛起厂商代替。

有华为GSM产品线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在去年下半年,鉴于摩托罗拉与北电在GSM业务中的战略式微,中国联通内部已经下达了不再采购的北电及摩托拉罗GSM设备的指示,甚至要求北电已建的GSM网络要逐步退网。

因而,在GSM上的“无为”,事实上加剧了摩托罗拉、北电在C网竞标上的紧迫感。

3G中国焦土战

对中国本土电信设备商中兴、华为而言,在有着“主场优势”的中国,其遭遇竞争的血腥程度并不亚于海外。

“不仅是C网竞争加剧,从长远来看,GSM以及3G的TD、WCDMA都会遇到类似的低价竞争,因为技术成熟度在加大,厂商也在增加。”某设备商人士说。

该人士举例说,以TD-SCDMA为例,目前大唐、中兴在技术和产品上占绝对优势,但是后面厂商赶上来也会很快,他认为大唐、中兴在TD上的领先是基于此前战略上的成功,目前华为鼎桥以及三星、诺西、爱立信都已经在加大对TD的跟进,“如鼎桥,要追上中兴估计时间差就是一年。”

他认为更多厂商参与对TD的成熟一方面是良性互动,一方面客观上也会加大竞争的残酷性,虽然TD早期建网“运营商还是以网络质量为主,成本因素靠后”。

与“新技术”TD相比,尚未步上台的新联通WCDMA建网也注定要一开局即面临设备商间血腥的肉搏,因为它发展的速度最快,成熟最早,竞争的厂商也最强,“华为在欧洲争取WCDMA定单上做得很辛苦,在国内也不会太容易。”上述人士说。

从全球市场来看,由于欧美各大运营商近年通过资本手段加速了并购重组,大大解决了网络投资重复投资问题,并相应减少了设备的资本开支,这使得全球电信业的投资重点持续向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转移。

来自IDAT/European Commission数据显示,北美电信设备市场中,2007年电信运营商资本支出为712亿美元,到2011年预计为719亿美元,5年间的资本支出几乎不再增长;而在欧洲地区,2007年电信设备资本支出为596亿欧元,比2006年仅增长了2%,2008年运营商资本支出预计580亿欧元,2011年预计为572亿欧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

相比而言,非洲、中东、亚太将成为全球电信业的投资新兴市场。其中,由于非洲、中东等地区政局不稳,使得新出现的机会仍存有巨大的悬念,这就让亚太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市场成为新兴市场中令人期待的地区。

IDAT/European Commission预测,亚太地区的运营商2007年资本支出为799亿美元,比2006年增长8%(美元疲软的原因部分影响了增长),并预计在2008年将增加至943亿美元,到2011年将达到1047亿美元,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7%;5年期总额达4831亿美元;如果去除汇率原因,这个增长还将更为惊人,从资本开支占收入比例看,中国和印度运营商资本支出占收入比例高达28%,2011年将仍达到27%左右。

可以看到的是,随着中国市场机会的增加,各大国际巨头近年纷纷加大了在中国的投入,这其中尤以北电最为典型,在北美业务一再受到冲击的背景下,北电今年高调表示加大其在华包括4G在内的研发投入,以期通过中国及亚洲业务的增长带动其全球业务复苏。

成本战?价格战?

对于备受争议的价格竞标,华为人士反驳说,简单地将由竞争加剧导致的成本竞赛归结为价格战,是“粗暴和不符合实际的”。

该人士以去年GSM无线招标,华为、中兴颠覆性地从国际巨头手中分别截获23.6%和5.2%份额为例,“如果你认为华为的胜出是成本的胜利,也是基于我们提供了可以降低运营商长期运营成本方案,而不是低价的产品。”

“我们原来的核心网叫做TDM交换支持模式,是2G主要模式;由于今后(3G)网络发展方向必然IP化,所以我们在GSM网络上创新的使用了属于3G的IP化技术,我们觉得这是最典型的变化。”该华为人士说,2004年前,TDM交换机的价格为每户将近200块钱,而“IP化的交换机一出来就已经100块钱以内了,到现在已经30块钱了。同时IP化给运营商未来优化和整合网络资源上亦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该人士说,在华为、中兴向中移动推广网络IP化之时,起初亦遭到运营商的质疑,“2004年中国移动的软交换交换机还只是作为试点用,2006年中移动就要求30%采购要用软交换的技术,2007年是全部新增设备都要用。这才给了华为、中兴以机会。”

他认为,CDMA的设备商竞争,除了价格因素,中国本土厂商也同样带给运营商在技术上、成本上更优的选择。

中兴通讯人士也认为,中兴在过往的C网招标中拿下超过30%的份额,领先于其它国外厂商,其为运营商提供的IP化、设备小型化等更为灵活的技术方案是其胜出的主要原因。

他们认为,目前C网竞争正在呈现的低价局面,只是2005年以来,全球电信设备行业格局重组、洗牌当中,遭遇的最后血战,“最终全球电信市场只会余下5-6家设备商,其它的都出局”——在新格局重新到来之前,市场竞争的无序与混乱,在所难免。

“我们处在一个电子产品过剩的时代,而且会持续过剩,过剩的商品决不会再卖高价。”5月31日,华为总裁任正非在华为内部会议上说。

事实上,正如大浪淘沙,曾经经历过漫长高利润时代的电信设备行业也开始面临“剩者为王”的局面,经历了全球电信市场的两年震荡,华为已在今年上半年超越北电,冲入了前五,正在力争前三;中兴也已位居第八,力争前五——而他们会是最后的“剩”者吗?

盗墓笔记6:阴山古楼

小泽玛利亚电影

盗墓笔记5:迷海归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