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公募牛市里却有一大波基金经理丢了工作这个势头愈演愈烈

发布时间:2021-10-25 10:23:41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公募牛市里却有一大波基金经理丢了工作这个势头愈演愈烈

2019年是公募基金牛市,股票型基金年内平均收益率接近40%。但在公募牛尽情奔跑的背后,却有大批基金经理陆续离职。

顶尖财经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共有165位基金经理离职,这一数字创下近3年新高。在上述离职的基金经理中,只有不足10位仍留在公募基金行业。

2020年开年以来,基金经理离职的势头愈演愈烈。已有53只基金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其中有多位基金经理因“个人原因”而离职。

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越来越多的基金经理饭碗或将难以保住。

管理一年未到便离职

不少基金经理管理产品不足一年,便匆匆离去。

2020年1月7日,中科沃土沃嘉灵活配置混合基金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基金经理乐瑞祺因个人原因离任。

公开资料显示,乐瑞祺曾担任民生加银基金的投资部总监,2019年4月19日加入中科沃土基金,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成为中科沃土沃嘉基金经理。

没有最短只有更短。2019年4月,王霆加入格林基金担任研究总监,6月开始管理格林伯元灵活配置,12月就离开了格林基金。

与王霆一样离开格林基金的还有李石。2019年4月16日,李石接手格林伯锐灵活配置基金,9月30日离任。在他担任基金经理的短暂期间,该基金亏损超过16%。

沪上一位基金研究员表示,大基金公司虽然资源多,但是竞争激烈,不少人跳槽到小基金公司,希望获得重用。但有的小基金公司高管更换频繁,公司管理层并不稳定,基金经理也难以有良好的发展,只能另寻他处,“行业的人员流动性还是挺大的。”

带着负收益离开

不少人像李石一样带着任职期间的负回报离开了基金经理的岗位。

2016年8月24日,佘中强成为汇添富均衡增长的基金经理。2019年8月24 日,佘中强离任。在这3年的完整周期里,佘中强的任职回报为-3.69%。他曾管理的另一只添富港股通专注成长,任职回报为-25.18%。

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

2019年9月23日,程远离任东兴量化多策略混合基金。在近2年的时间里,他的任职回报为-26.4%;2019年12月31日,华商元亨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经理李丹离任,在管理该基金近3年的时间里,其任职回报为-5.88%。

在公募牛市中,这些业绩不佳的基金经理黯然离去,却也有基金经理在“黯”中崛起。2019年公募基金冠军刘格崧在担任融通新区域新经济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经理期间,亏损近50%,2019年却一举夺魁。

不过,华南一位基金公司营销总监坦言,刘格菘这样的毕竟是少数,“有的基金经理业绩不好,被降为研究员。有的离职后,也很难继续在公募基金行业做下去了,因为一方面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也需要时间来做好业绩;另一方面,公募基金行业更新迭代特别快,公司未必给你机会了。”

基金经理请当心!

顶尖财经Choice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公募基金经理数量已超过2300位,竞争十分激烈。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公募基金行业生态的改变,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离开基金经理的岗位。

首先,公募基金的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长期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日渐壮大。

例如,明星基金经理周应波管理的基金规模在不到4年的时间,从2000万元增长到200多亿元,景顺长城刘彦春的基金管理规模也超过了300亿元。

相比之下,不少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规模日渐缩水,业绩不佳的基金经理面临的可能不只是公司的业绩考核压力,未来或将无基金可管。

其次,在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货币基金规模将减少。

沪上一家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透露,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通道业务减少了很多。“债券这块的管理规模明显下降,不需要这么多人了。”

此外,去年12月,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统一了货基与类货基的监管标准。某基金公司总经理表示,未来公募基金的免税政策红利很可能取消。一旦取消,意味着货币基金规模将大幅下降,人才需求也会减少。

最后,人工智能已经强势打入资管行业核心的投研与投资领域。公募基金行业的首只人工智能基金已于去年成立,基金经理未来面临的不仅是人脑的竞争,和机器大脑的比拼也已打响。

拆迁补偿律师

拆迁补偿维权就找北京楹庭律师事务所

拆迁补偿律师

拆迁补偿维权就找北京楹庭律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