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塞拜疆建设天然气管道受关注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37:05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阿塞拜疆建设天然气管道受关注

为把Shah Deniz气田生产的天然气输送至欧洲,阿塞拜疆将建设一条天然气输送管道。除了政府高层之外,无人知晓阿塞拜疆是高度依赖欧盟支持的纳布科项目还是自己建设一条规模较小的管道。这两个方案目前都有可能。

管道建设很少成为欧洲报纸的头条新闻。但这次阿塞拜疆建设天然气输送管道却受到欧盟国家的极度关注,因为这关乎欧盟能否真正在中期实现管道天然气进口的多元化,从而降低对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性。

多方博弈

摆在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Socar面前的任务是从三条尚未建设的管道中选择一条。这三条天然气输送管道是纳布科管道、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管道和跨亚得里亚海管道。这三条管道都是欧盟委员会试图推进南部天然气走廊战略的一部分。欧盟委员会计划建设的南部天然气走廊是一个天然气管道输送网络。欧盟委员会希望通过南部天然气走廊可以不经俄罗斯过境从里海、中亚和中东进口1200亿立方米/年的天然气。

俄罗斯向欧盟提供的天然气占欧盟天然气需求总量的1/4,其中80%通过经由乌克兰的管道输送至欧洲。但在2006年冬季由于价格争端,俄罗斯切断了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供应给欧洲的天然气也随之中断。这让欧洲深受震动,南部天然气走廊由此成为欧盟的能源安全战略。

2009年初俄罗斯和乌克兰再次因价格问题引发天然气供应纠纷,俄罗斯切断了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欧盟建设南部天然气走廊的计划得到进一步推进。而此时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占欧盟15国天然气消费量的18%。算上新加入的成员国这一数字上升至60%左右。斯洛伐克和一些西巴尔干国家的天然气消费是完全依赖俄罗斯的供应。

俄罗斯提出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输往欧盟的天然气绕过乌克兰。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正在建设北溪天然气管道。北溪天然气管道将在10月投入运营,经过波罗的海底直接通往德国,输送能力为550亿立方米/年。该公司还在推动南溪天然气管道建设。南溪天然气管道造价高达240亿欧元,到2015年将通过欧洲东南部为欧洲新增63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供应。

德国前外长现纳布科项目顾问菲舍尔认为,南溪管道没有给出欧洲能源安全需要的答案。

南溪管道项目支持者则持有与菲舍尔不同的观点,指出该项目的一半属于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等欧洲过境国家,而意大利的埃尼公司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成立的合资公司正在建设南溪管道。南溪管道项目负责人马塞尔克莱默感叹道:南溪管道是俄罗斯和欧盟联合建设的项目,但是从政治角度有些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

谁来供气

为使南部天然气走廊早日建成,2011年1月阿塞拜疆致力于开发Shah Deniz天然气田,希望能有实质性的进展。Shah Deniz天然气田拥有1.2万亿立方米的资源,目前正由以BP为首的集团开发。BP计划到2017年使该气田的产量达到160亿立方米。但阿塞拜疆政府希望届时将产量控制在100亿立方米/年。该气田生产的天然气将按照由开发集团共同制定的政策出售。为确保招标过程的公正性,阿塞拜疆政府授权Socar公司处理所有的谈判。 Shah Deniz气田开发集团的成员包括BP、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ocar、俄罗斯鲁克石油公司、尼科、法国道达尔公司和TPAO公司。

虽然在南部天然气走廊工程表面上是中性的,但Shah Deniz气田开发集团在幕后游说纳布科管道项目。纳布科管道项目需要新建4000公里的输送设施,建设成本大约为80亿欧元。但是纳布科存在的问题是非常明显的,支持者吹捧它的主要优点是输送能力为310亿立方米/年,然而阿塞拜疆能够提供天然气数量远远不能达到其输送能力。至少在Shah Deniz气田开发初期,阿塞拜疆生产的天然气不能满足纳布科管道的输送需求。因此,要使纳布科管道满负荷运营,还必须寻找其他的天然气供应商。

有人说,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有可能开始出口天然气,向纳布科管道提供天然气。但伊拉克中央政府希望伊拉克生产的天然气在满足国内需求后,才能出口。考虑到伊拉克恢复经济对天然气需求不断增大,纳布科管道可能接收到的伊拉克天然气数量将十分有限。

这样,纳布科管道项目的潜在救星就只能是土库曼斯坦。从历史上看,俄罗斯是该国的天然气主要承购商。但今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计划只购买110亿立方米的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而双方在2003年签署的为期25年的协议是700亿立方米天然气,土库曼斯坦亟须为其富余的天然气寻求出路。

但目前,全球天然气市场供过于求的状况短期难以改变。这使得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出口急剧下降,也给土库曼斯坦的经济带来灾难。在短时期内,中国可以帮助土库曼斯坦消化一部分富余的天然气。2009年,中国向土库曼斯坦贷款30亿美元用于开发拥有14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资源的South Iolotan气田。2010年,中国又向土库曼斯坦贷款40亿美元用于完成对South Iolotan气田的第一阶段的开发。2009年,土库曼斯坦开始向中国出口天然气,预计到2012年出口的天然气可望达到300亿立方米。

虽然俄罗斯议会副议长兼俄罗斯天然气协会主席Valery Yazev猜测土库曼斯坦生产的天然气将输往中国,但市场分析师却持不同意见。他们认为土库曼斯坦国家领导人越来越热衷于将天然气出口到欧洲。

2011年1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在会见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和能源执委厄廷格时表示,如果土库曼斯坦能向纳布科管道提供天然气,将支持修建通往阿塞拜疆的跨里海管道。他还补充说,从商业、金融和基础设施角度来看,最吸引人的方案是在里海海底修建一条管道。

土库曼斯坦希望建立一个跨里海管道,源于与俄罗斯关系恶化。 2010年10月,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不顾俄罗斯的压力一致认为,他们有权利在其领域内的里海海底建设一条管道。俄罗斯认为在里海国际公认地位确立之前不宜在里海建设管道。

俄罗斯反对在里海建设管道还有环保理由。但是,这一立场被外界普遍认为纯粹是一项阻止纳布科管道工程的策略。俄罗斯拿环保作为反对纳布科管道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实际上海底已经有大量的管道。如果俄罗斯能在目前竞争日益激烈的欧洲市场中提供具有经济竞争力的天然气,就不会阻挠修建跨里海的天然气输送管道。

专家估计,俄罗斯将决定减少进口天然气达300亿立方米/年。这样阿塞拜疆就有更多的天然气可以提供给纳布科管道。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还可以将其在阿塞拜疆天然气田生产的天然气供应纳布科管道,供应量达50亿~100亿立方米/年。正如菲舍尔所言,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和伊拉克北部的气田可以向纳布科供应足够的气。这使得纳布科管道的支持者对未来充满自信。

难以抉择

2010年1月,菲舍尔表示,纳布科管道、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管道和跨亚得里亚海管道可能三合一,共同构成南部天然气走廊。其中,纳布科管道具有战略意义。

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管道和跨亚得里亚海管道项目负责人均不认同菲舍尔的建议,而是认为各自项目与纳布科管道项目相比,更便宜,更符合成本效益,更灵活,更实用。

对于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管道项目来说,规划管道总长为2500公里,其中大约1700公里的管道已经存在。但横跨爱奥尼亚海连接意大利和希腊的207公里海上管道还未建成。目前,这部分管道正由意大利Edison公司和希腊Depa公司合资成立的IGI Poseidon公司建设。这部分管道的建设成本为15亿美元,建成后的输送能力为80亿立方米/年。而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现有的一段管道拥有120亿立方米/年的输送能力。

IGI Poseidon 公司总裁Elio Ruggeri表示已经准备购买来自里海的天然气。他认为为避免政治掣肘欧洲不能依靠一条天然气输送管道(纳布科)。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管道对阿塞拜疆吸引力在于,它可以让阿塞拜疆的天然气不仅在希腊和意大利市场销售,而且还可向保加利亚和西巴尔干地区销售。

跨亚得里亚海管道项目也可为阿塞拜疆出口天然气提供类似的市场。该项目由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ON公司和EGL财团筹划建设,管道总长为520千米,横跨希腊、阿尔巴尼亚和亚得里亚海至意大利南部普利亚地区,输送能力为100亿立方米/年,建设成本预计为20亿美元。

跨亚得里亚海管道项目的股东还包括Shah Deniz气田开发集团。这使跨亚得里亚海管道在阿塞拜疆的天然气招标过程是有争议的。但分析家说,如果纳布科管道项目从一开始就将Socar纳入其股东,无论是跨亚得里亚海管道项目还是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管道项目参加阿塞拜疆天然气招标都应该不存在问题。

跨亚得里亚海管道对于南部天然气走廊来说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工程。这条管道是为Shah Deniz气田量身定做的。Shah Deniz气田的天然气产量为100亿立方米/年,而跨亚得里亚海管道的输送能力也刚好是100亿立方米/年。但跨亚得里亚海管道的输送能力还有提升空间。如果阿塞拜疆同意供应天然气,其输送能力可以提高至200亿立方米/年。

纳布科本来呼声极高,但在短短三年内,支撑纳布科的基本面发生了巨大变化,进而影响该项目推迟建设好几年。事实上,纳布科管道如期于2015年投入运营的可能性不大,可能会推迟到2017年。

对阿塞拜疆来说,面临的危险是一旦选择天然气输送管道,将置身于跌宕起伏的全球天然气市场。近年来由于北美页岩气获得了跨越式发展,全球天然气市场除了供应过剩和价格暴跌。对于管道方案,阿塞拜疆真的是难以抉择。

浙江黑色尼龙板

湖北队长袖标

安徽粗糙度仪 tr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