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任三军种植山葵带来的财富丽花球属

发布时间:2020-10-19 02:38:03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任三军种植山葵带来的财富

2014年4月3日,记者来到四川省广元市采访,任三军向记者展示了他的产品,他说这种东西直到现在在当地还很少有人认识,为了验证任三军的话,记者和他带着这种产品来到的广元市的一家菜市场。

记者:大爷我想问问您认不认得这是什么菜。

蔬菜经销商:我认不得这个菜。

菜贩:这个啥菜,还认不得,这是野菜吗?没见过。我卖了十几年菜没看见过,怕是(卖菜)有二十年,没看过这种菜。

市民:啥子菜啊这个?

市民:啥菜?

任三军:见过没有?

市民:没见过。

市民:像薄荷一样的。

大妈:薄荷是长叶,这个是圆叶,不是薄荷。

不管是商贩还是消费者都认不出任三军的产品是什么,说不出个名字来,干脆尝尝味道如何。

市民:萝卜味。是吧。

大妈:这个又有甜味,又有辣味。

大妈:清香味还可以。

记者:清香味?

大妈:对,味道还可以,没有什么怪味道。

记者:辣不辣?

大妈:不辣。

大妈:好多钱一斤呢?

任三军:我们这个菜叶就卖十几元一斤。

大妈:我打算说五元呢,我不敢说出来。

光是菜叶就能卖到15元一斤,而这种产品最贵的地方是它的根茎。

食品外贸经销商:在日本的话它是进行一个拍卖,越新鲜的当然它的价钱就越高,我知道的一根最高的可以卖10000日元,也就是折合人民币,现在折合人民币的话就是600元钱左右。

这根茎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任三军现场磨了给大家品尝,这么贵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大妈:哎哟,这是啥子味道?

大妈:苦,苦苦的。

大姐:又辣又苦。妈呀。

记者:好吃吗?

大姐:不好吃。

虽然当地的很多市民对这种东西不认识,但经过任三军的加工,它却成了一道美味,而且在当地很抢手,不提前订购很难买到。

酒店老板:我这个店生死存亡就全靠它了。本来他们那个货又少,每次我都是提前好多天,比如说你说你今天没了今天打电话他就不一定给你送的来。

食品办公室主任:引起了一股潮流可以这样讲,这个目前因为他数量还比较有限,就相当于还是一种奢侈品。

村民:任总没来我们这里发展这个产业的时候,我们这基本上占三分之一都是吃的国家低保。现在都有存款,我,有三五万元(存款)。

记者:就是在他这里打工之后?

村民:对。

这种一条根茎最高能卖到600元的产品,对生长环境有着苛刻的要求,必须要在非常特殊的条件下种植,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才能种出这种东西,记者将一探究竟。

汽车在盘山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气温也随着高度的增加逐渐下降,从我们出发时的24度,下降到了12度。

任三军:前面没路了感觉,车竖起来了,竖起来了。

道路变得越来越窄,一辆小货车停在路边,我们的车过不来了。

任三军告诉记者这样的山路他每隔几天都要跑一趟,他花费了五年的时间,投入了七百万元,为的就是那种当地没人认识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样的财富诱惑呢?答案就在山上,然而道窄路滑,车辆错不开,最终记者和任三军只能步行继续上山。

这里海拔1200米,树木成荫,山泉水清凉干净,而那种大家都感到陌生的东西就必须要种在这样的环境,到底那是一种什么东西,它的身上又蕴藏着怎样的商机呢?

在山上走了半个小时后,庐山真面目就在眼前了。

眼前的这一片种植基地有80亩,虽然道路这样难走,但是当任三军带记者来到的时候,早就有人在山上等着他了。

任三军:哎哟,这边长得怎么样?感觉可以吧。

来的人看到任三军的产品,就这样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而这也正是他们今天来的目的。

酒店老板:在他采摘的时候我们就要来订,很抢手,就只有在这个四月份这一批次,才能吃到这个新鲜的东西。所以真正的客人能吃到这个新鲜的花苔持续时间最多三周,四周。

这就是亲自上山才能买到的东西——花苔。

任三军:这就是花苔。

记者:开了花的。

任三军:对。可以吃生的。

记者:直接就能吃的了。

任三军:对,你尝一下吧,很好吃的。

记者:这个好像也有一点辣的味道。

任三军:辣冲的味道,就这个。

记者:有一点。

任三军:对。

任三军的基地一年有10吨花苔,而这还只是副产品,加上真正值钱的叶柄根茎,一亩地可以收入近三万元,这样的种植基地任三军一共有900亩。任三军到底是怎样找到这种浑身是宝的产品的呢?

2009年3月,这个叫猴子崖的地方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个人来的目的让当地很多村民都感到质疑。

村民:我们不知道他搞什么东西,是真是假,还是怕骗我们。

村民:我们的担心是他做一做就跑了,我们老百姓拿不到钱,就怕的是这个道理。

村民口中所说的人正是任三军。在广元,他有一家年产10万吨的煤矿,然而2009年,任三军却迷上了一种和煤炭毫不相关的东西,并说要为此转产。

2008年底,当时的曾家镇镇长范学洋找到任三军,希望由他带头种植一个新品种。

范学洋:称为绿色黄金,所以它非常好,潜力非常好。

教授:这个植物通过我们了解,所含的有效成分杀菌的能力非常强。在进入人的消化道、食管、胃和小肠的整个过程中,消炎的效果都非常好。这个物质现在它的开发前景作为食品开发以外,还有很大的潜力作为药品来开发。

这种被称为绿色黄金的植物,引起了任三军的兴趣,他感到这里面有很大的商机。

任三军:至少我是这样看的,当时看将来这个市场这一块很关键,因为我看这个东西,大家都不知道,中国都没有,很少,是不是?只有云南有一点点,迟早有一天它肯定有很大的市场,中国人有十几亿人,所以很看好这个东西,很多东西是越少它越珍贵。

任三军不但看中了这种绿色黄金,还决定要为此转产,这让外人很不理解。

朋友:他没有必要,他真的没有必要,他的矿场做得很好,也是很规范的。他干什么,他把现有的做好,他去休闲也都可以,没有必要去做这个事情。

从那时起,任三军跑遍了四川省内的山区林地,寻找合适的种植环境,最终他锁定了猴子崖,2009年3月,任三军来到这里向村民提出租地,然而村民却根本不买账。

村民:从小祖辈都没有见过这个品种。

记者:菜市场有卖的吗?

村民:没有没有。

村民:不明白,根本不明白。他刚开始拿来我们感到好像无所谓,好像是不太感兴趣的。

猴子崖是任三军再三考察后选定的地方,这里海拔1200多米,树木茂密,泉水清澈,是他要实现自己财富计划的极佳场所。任三军志在必得,几天后,他又来到这里,这一次他带来了一个秘密武器。

村民:很神秘,很神秘。他只带了一瓶。

村民:这么高,这么粗的一个瓶瓶。里面只有半瓶。

村民:是带青白色的。

记者:青白色。

村民:对。

村民:他说要他的内部员工一百九十九元一瓶。

村民:他感觉这个很宝贵,一人给我们用筷子挑了一点点。

让任三军决定转产的,就是装在小瓶子里的这些东西。也正是这些东西让当地村民愿意租地给任三军。

记者:当时什么味道,吃了以后。

村民:当时好像一下从这个位置,从鼻子上去到大脑,好像浑身舒筋活血的那一种感觉。

村民:好像吃了辣椒在往上冲一样的感觉。

村民:好像要把你眼泪都冒出来。

记者:眼泪都要冒出来?

村民:对,就是那么有力的一个东西。

任三军:我说因为带的就是一个样品,我下一步要做什么,干什么,做的就是这个东西,你先闻一下看看。太冲了吧。

记者:就是像芥末的那个味道。你都流眼泪了。

任三军:确实冲的很,是不是,这个味道确实很冲的。

原来任三军要种植的东西叫做山葵,原产国是日本,用它的根茎磨成的山葵酱是吃生鱼片时的重要作料。

记者:为什么一定要磨呢?

任三军:因为通过磨的时候,这个工具有刺,它的细胞壁被破坏,破坏以后,那个冲味才出的来,不然它就没有冲味。像这个切一下。

记者:也没什么味道。

任三军:必须要通过磨了以后才有这个味道。

记者:这吃起来像那种糠了心的萝卜。

任三军:对。

用这种特制的工具慢慢磨,山葵根茎的细胞壁被打破,有效成分释放出来才能形成特有的冲味。由于不易保存,山葵酱讲究现磨现吃。在日本,品质上好的新鲜山葵也十分抢手,一根可以被拍卖到一万日元。当时在我国只有云南省有人种植山葵,产品全部都出口到日本。

客商:国际行情来讲的话,它这个叶柄基本上已经达到5美元左右一公斤,加工好的茎可以卖到15美元一公斤。

在亲身尝试过,了解了山葵之后,猴子崖的村民们同意租地给任三军。2009年3月,任三军投入近两百万元,在猴子崖种植了80多亩山葵,山葵栽下种子生长一年半后可以成熟出售,到2010年任三军把种植面积扩大到了三百多亩。按照预期一亩山葵可以带来一万元的收益,然而不久后满心期待的任三军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任三军:那还不如卖大白菜的价格,辛辛苦苦把它种这么大,只能这样说又爱又恨。

山葵号称绿色黄金,为什么任三军却说还不如大白菜呢?

记者采访时,任三军正在带着工人一起采摘花苔,当初正这是这些花苔让任三军既头疼又心疼。

任三军:因为这个东西(花苔)你不采摘,它就把下面就是说我要长的根茎和叶柄的肥料扯走了。同时开采的话一天要一百多人,抽花苔这一回就要花几万元钱,这个就增加我所有的成本。

而让任三军更恼火的是采的还没有长得快。

工人:一茬茬的长得还是快,掐过一次要管个四五点又可以掐了。要采摘两至三次。

山葵的根茎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才能成熟、出口日本,期间要经历两个花期,这样耗费大量的人工采下来的花苔却并没人收购。这拉低了整个山葵产品的利润。辛苦种出来的山葵,一花一叶任三军都觉得宝贵,哪舍得白白扔掉呢。既然别人不要,那就自己来消化掉。

任三军:我说我现在种了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开始很神秘,跟他们讲的,说这是啥东西?

朋友:刚引进,引进了这个山葵,他说特别好,让我们尝一下。

任三军:这么好的东西,大家都能吃,还很有点面子。我不是开始说这个东西好得很。

朋友:期待特别期待。

2011年3月的一天,任三军要请朋友吃饭。妻子拿出最好的手艺,又是清炒又是凉拌,在大家的期待下菜上了桌,结果却让任三军很尴尬。

朋友:吃了,特别难吃。尝了一下。

记者:就没多吃?

朋友:对对对。都觉得不是很好吃,特别苦。

任三军:当时大家说你种的这是个啥东西。

谁也没想到的是,那苦的没法吃的山葵花苔,却成为最先给任三军带来财富的山葵产品,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山葵花苔让任三军丢了面子,也让妻子很过意不去。广元当地有做酸菜的习惯,能不能把山葵花苔也加工成酸菜呢?任三军的妻子用传统的做法把山葵花苔焯水、密封,经过一夜的发酵,令人惊喜的事情发生了,山葵花苔酸爽清脆。

妻子:他说这个酸菜真的很好吃、很脆。终于他的花苔起作用了。他高兴地笑了,真的感到心里,他的那种笑容是很高兴的,我看得出来。

任三军:是,能够挣钱了。

吃过了妻子腌的山葵酸菜,任三军觉得有戏,他马上联系了一家食品加工厂,把采下的花苔全部加工成了山葵酸菜。

在广元家家户户都做酸菜、吃酸菜,市场上像这样的酸菜一勺子只要5角钱,而按照成本,任三军给自己的山葵酸菜定价15元一斤,这样的价格没有一家餐馆酒店愿意采用。高价酸菜怎么才能让人接受呢?

一天,任三军和朋友一起来到一家鱼火锅店。

任三军:去吃鱼的时候就把我们的菜带到他那个地方去。我说不用你的酸菜,用我们自己的酸菜我们来煮一下鱼。她说你那个什么酸菜,能不能吃。

餐馆老板:以前没吃过,那也晓不得,以前我们吃酸菜鱼只有那种雪里红一种。

任三军:我说你不管,吃坏了出问题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就自己把酸菜带过去,我们自己煮鱼。

老板:香,特别香。你在楼下吃你在上面都闻得到那个味道。

餐馆老板被山葵酸菜的味道吸引过来,任三军一见机会来了,他主动提出把带来的酸菜送给老板试销。

老板:最开始就放了几十斤,七八十斤好像。半斤就买20元一份。

记者:那像以前那种呢?

老板:以前那个雪里红酸菜才卖7元一份。

对于任三军主动留下的酸菜,火锅店老板并没上心,毕竟这中间几倍的差价,需要费口舌去推销。

没想到,两个月后形势发生了逆转。

老板:过后就是我主动打电话了。就最后卖这个山葵酸菜,那生意就跟以前真的就是不一样。最多有点12份的,一桌点12份酸菜的这种。我这个店生死存亡就全靠他了。

原来,广元当地有大大小小几十家鱼火锅店,竞争非常激烈,那家火锅店因为山葵酸菜有了新亮点,生意更加火爆。

山葵酸菜打开了销路,原本废弃没人要的花苔也成了任三军最先赚钱的产品。

2011年6月,经过了一年半的生长周期,山葵的根茎达到了出口标准,每亩地可以产出500公斤的山葵根茎,任三军通过有资质的公司把山葵根茎和叶柄出口到日本。然而在卖了几次山葵根茎后,任三军却决定不出口原料,自己开发山葵的相关产品,这样可以大大提高山葵的附加值。他的这个想法却遭到了怀疑。

朋友:我们还是表示怀疑,毕竟山葵这个东西来讲,它不是主菜,还是停留在调味这种作用上,添加。比如说我们吃的大蒜、姜、葱,还停留在这个层面上。

记者:担心他市场的量。

朋友:主要担心量。

山葵根茎的主要消费国是日本,不出口这在行业内的人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任三军又为什么说出了这样的话呢?他把记者带到他的一个种植基地。

任三军:长得不一样,你看这个大的比手掌还打,这个要矮一点,这个要大一点,这一个更小,种子质量还是有问题。

山葵种子的退化影响了产量和品质,任三军想要通过出口公司从日本买一些优质的山葵原种,却被告知根本不可能。

食品出口公司总经理:在日本所有的种子公司里面,一般都不卖这个种子,这个种子是受当地农协,受限制性的,受保护的。

对方越是不卖,越是激起了任三军的斗志,2012年初,任三军带着他的山葵来到了成都大学。

成都大学副校长赵钢:搞山葵一个是被任总的精神打动,再一个就是山葵它的发展潜力非常巨大,因为它的经济价值、社会效益都非常高。我们中国的生态环境,还有中国的科技人员,我相信都能够超过日本,所以当时我就下决心我们一定要培育出我们的种子。

如今任三军不但培育出了自己的山葵良种,山葵种植面积达到900多亩,还开发了多种山葵产品,申报了13项国家专利,一家占地一百亩的山葵食品加工厂也已经在建设中,下一步他要全力打开国内的山葵销售市场。

昆明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患者评价

重庆治疗男科的医院

看阳痿早泄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