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6:47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家里没有另外请保姆,所有事都是阮君悦亲手打理。偌大的房子要整理起来也够她忙活.阮氏刚接了笔大单,计划下月要与美食行业的龙头老大戚氏研发新产品,她哪里还抽得出身,思来想去,准备请两个保姆,一来负责照顾乐乐,二来可以让家里热闹些。

叶楚凡是个极爱面子的人,仗着人多,或许两人能收敛些,与谁都好不是。

正想着出神,手机响了,一阵轻快的音乐.

阮君悦掏出一看,叶楚凡三字浮在屏幕上。

幽幽吸了口气,只觉事出突然。叶楚凡是显少给她打电话的,这五年来次数屈指可数。

她想,大概是为了自己撞破他的好事兴师问罪来的。

心下一沉,也就没什么可犹豫。

“什么事?”阮君悦按下接听键。

“刚都看到了!阮君悦,别他妈装什么圣女了,我们离婚吧!”

电话那边,叶楚凡勾起杜溪瑶的一缕卷发绕在指尖把玩,明明是漫不经心的动作,却因为说出的话带怒,突然用劲扯了下,直痛得杜溪瑶唏哗不止。

这边,阮君悦开始沉默,一双剪水秋眸映着璀璨的灯光早已雾水蒙蒙。

鼻翼暗吸,望着一旁吃得正嗨皮的乐乐,艰难地扯扯嘴皮,笑着说:“叶楚凡,又被哪个妖姬蛊惑了!”

这五年来,叶楚凡没少跟她提离婚,每次都被她不以为然的挡回去。其实不是她不在意,实在是她不能在意,她不能让乐乐没有爸爸,饱受别人的冷眼。

叶楚凡冷哼一声,怒气冲冲地掐断电话,随手将手机往旁边一扔,顿时四分五裂。

“我就知道与她说不通!也不知她的眼睛长在哪!每次都能这么视若无睹的,连圣女都要向她膜拜!”

叶楚凡心烦意乱叫嚣。

杜溪瑶抚着作痛的头皮嫣然一笑,攀上叶楚凡的肩头柔声说:“她不就是想拖嘛!若是叶少您心念坚定,她就是再不肯也没招!”

叶楚凡瞪了杜溪瑶一眼,知她话里的意思是在暗示自己心念不坚,才让阮君悦有机可趁。

哼!有什么大不了的!离个婚会死人么!

叶楚凡心烦,见杜溪瑶妖娆的身段,如条死鱼般缠上自己,竟没来由的一阵恶心,两手一松,将杜溪瑶的白花花的身子抛了出去。

杜溪瑶这才知自己聪明过了头,恼火了叶楚凡。

叶楚凡可不是那么容易任人摆布的人,要不然他就不会这么快意的在商场上呼风唤雨。

杜溪瑶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她是好不容易才攀上叶梵凡这个大款的,这不才一个月,就这么被甩了,实在有损她的脸面。

这会她倒是羡慕起阮君悦,那个什么都不在乎,又什么都在乎的女人。

别人都以为叶楚凡讨厌甚至厌恶阮君悦,实则这两人有种道不明的情愫。

是爱是恨?一时间或许还分不清,但从叶楚凡那里,她能感受到他对阮君悦的心思捉摸不定,说不定不知不觉爱上了阮君悦。

这想法让她大惊失色,却又那么的不甘心。

见杜溪瑶趴在地上不动,叶楚凡冷冷瞥了她一眼,薄唇一翕:“滚!”

杜溪瑶不敢得罪这位金主,对于这种呼之则来,唤之则去的,她早已习惯,整整凌乱的衣裙,提着包,扭着蛇腰快步离去。

晚风习习,夜色乌暗,连星子都没一个。恰逢秋冬交替,北风说来就来,转眼鬼哭狼嚎。

阮君悦将怀中的乐乐抱紧。

她不想在这节骨眼上与叶楚凡照面,也就有心拖延时间,可乐乐是个有固定睡眠时间的儿童,九点不到就打起瞌睡。

阮君悦抱着她有些吃力,决定去自家名下的酒店住一晚。

母女俩来到“兴悦酒店”。

这酒店坐落在武陵最繁华的商业地段,名义上是阮氏的旗下的产业,实则三年前因资金周转不娄,早归于叶氏名下,说白了这酒店叶楚凡才是真正的老板。

只不过,这几年酒店里的员工一直未更换,管理也是按以前的,所以阮君悦在众人眼里还是名酒店的老板。

只是他们夫妻背后的事,旁人不知而已。

阮君悦来到前台,立即引起轰动。

毕竟她这位老板不常来这的,这一来反倒让手下的员工手忙脚乱。

那酒店经理宋瑜,是阮守城最得力的干将,酒店一直都交给她打理,阮君悦一直很放心。

宋瑜听闻阮君悦来了,迎了上来,又见她抱着女儿,瞬间明白怎么回事。

“悦悦,把乐乐交给我吧!”宋瑜笑着说。

宋瑜比阮君悦长几岁,两人既是上下属,也是要好的朋友。

宋瑜恰值风华正茂,人年轻又漂亮能干,追好的人一大把,不知为何她至今还是孤身一人。

据说宋瑜大学一毕业就在“兴悦”当领班,独特的管理能力和见解被阮守城瞧中,便一步步提升她,直至坐上这总经理的位置。

“兴悦”被宋瑜打理得的有声有色,在同行里也是翘首可数,倒让阮君悦省去不少心。只是这几年阮氏一直在亏空,这“兴悦”虽然经营尚口,却填补不了阮氏经营不善带来的资金空洞。

阮君悦想,或许有那么一天,阮氏真要在她手里倒闭,所以她潜意识里就将酒店转给了叶楚凡。叶楚凡到是来者不拒,大笔一挥,在纸上签了名。

阮君悦将乐乐交给宋瑜,跟着宋瑜进了电梯。

“宋姐,幸好有你在!不然,我真不知如何收拾这个残局!”

“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学习!最近公司情况可有好转?”宋瑜望着阮君悦疲惫的眼神说。

“还行吧!最近接了个大单,若能做好,或许可以打个翻身仗!”阮君悦抚着酸痛不已的脑门说。

望着逐渐变化的数字,宋瑜松了口气,望着阮君悦瘦削的下巴和青肿的额头心痛地说:“悦悦,你瘦了!叶楚凡是不是又欺负你?”

除了父母,也就只有宋瑜关心她。

阮君悦心里一暖,盈盈一笑,“我是柔道九段,岂是他能随便欺负的!”

宋瑜被她逗笑,见怀里的乐乐睡得正香,嘴上的笑容很快又僵住。

宋瑜知道阮君悦没有跟她说实话,若真过得好,这么晚,又是这么冷得天,为何带着女儿流落在外。

有些事,宋瑜想她也只是个外人,管不了那么多,旦愿阮君悦过得好。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我以前是写长篇的,已有七部完结作品,这个本来是计划写长篇的,现在放在此就看人气情况了,看得人多就写长点,少得话,就尽早结文,只是可惜了我那五千字的大纲!额,冒似长篇入V后,要收费的喔,我这完全是免费的啊啊!

施工图咸宁MPP电力管诚招代理商

空调净化施工中央空调代理商珠海净化工程空调公司

河北强电施工HDPE硅芯管安装常识

学校HDIII电子产品安检门手机探测门原理

驻马店配电管网CGCT玻璃钢管为新农村做贡献

青岛配电工程MPP玻璃钢管耐损能力强

新鲜铁皮石斛养殖方法仿野生铁皮石斛代理商

晋城小区排水HDPE双壁波纹管重视安装流程

回收间苯二酚上门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