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4:19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天地一片苍茫,银妆素裹间竟让韩黛感受到了一份从未有过的自由和素净。她微微一笑,托起手中的雪花,竟是那般地小心翼翼,仿若捧着一个新的生命。

李琝志喝了些酒,此时有些头晕,被六姨太扶着由廊道那头而来,见韩黛一个人站在雪地里发呆,不时俊眉一拧,气不打一处来。

这么冷的天,她当真不要命了,不顾及自己也得顾及腹中的孩子,冻坏了孩子怎么办?

这个女人怎就这么不省心!

李琝志挥开六姨太摇摇晃晃才韩黛走去。

他喝了不少酒,头晕目眩不免摔了个大跟头,好在地上尚有积雪,软松松的倒没摔着他。

韩黛听闻身后有滋滋的踩雪声,回首一望,恰与李琝志四目相对。

她赶紧垂头,抖抖衣上的雪花,转身就走。

李琝志在她转身那会攥住她的一只手腕。

一股冰凉沁骨而来,李琝志心中的怒火瞬间即燃。

“你就这么照顾我的孩子的?”

他手劲本就大,这会加着火劲,似乎要将韩黛的手骨捏个粉碎,连同她的人他也想这样。

韩黛疼得俏脸生白,挣了挣没能挣脱,红唇一咬道:“孩子在我肚子里,我想怎样就怎样!”

李琝志倏地笑起,两眸含血,瞧得韩黛极不自然。

她瑟瑟身躯总感觉下一步李琝志手一伸会掐死她。不觉心中一骇,缓了口气说:“我这就回去!”

李琝志居然松了手,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点点从自己身边离去。

侧目间他瞧见她眼角的泪痕,心不由一痛,情不自禁地冲那身影唤了她声:“黛儿!”

而韩黛却已听不见,头也不回地离去。

第二日,李琝志便回了战场,直至韩黛即将生产前才赶回来。

大半年未见,韩黛又清瘦许多,明明是个孕妇,除了肚子圆了,其余反倒瘦了许多。

上回走时还是寒冬腊月,这会却已是春末夏初,园中的桃李花儿相继谢去,留下一树树的绿荫,唯有一枝枝细白的枙子在微风中摇曳。顿时枙香满院,荡起点点暑气。

韩黛怕热,自打有了身子后,大冬天的都是一身汗,连被褥都盖不上,这一冷一热,反倒接二连三的生病,好不容易熬过冷天,暑气又来,她往那一坐不动,还是抑制不住出汗。

张妈怀疑她心里伤郁过多,得了冷热症,几次劝她找个丈夫瞧瞧,都被韩黛拒绝。

眼见产期将至,韩黛抑制不住地慌张起。

都说生孩子是女人的一道坎,迈不过就会丢了性命,

她倒不是怕死,只是对生命有了依恋,似乎有什么东西牵绊了她,只是她自己不愿往那方面细想。

“他回来了吗?”韩黛突然问张妈。

这个“他”张妈自然想到了李琝志。

“听说前天晚上回来的!夫人要见大帅吗?”

韩黛摇头:“回来就好!见或不见,已不重要,只要他平安就好!”

张妈听得出韩黛心里明明是想着李琝志的,却死咬着嘴不肯开口,而李琝志情愿躲在暗处望着她,也不进她屋中与她说半句话。

这两人也不知在搞什么?真为他们感到累。

张妈不免叹气,低头整理起屋子。

韩黛拉开抽屉,取出自己的首饰盒,从里面掏出一块上好的羊脂玉坠,赫然见那玉上刻着“与子成说”四字。

这玉坠是在成婚那晚,李琝志给她戴上的。她一直都觉这玉坠太重,便将它搁在盒子里。

李琝志那也有一块同样的玉坠,那玉上刻着四字“死生契阔”,据说这一对玉坠乃李家祖上所传,只给长孙长媳。

而她就要走了,从此与他再无瓜葛,这玉坠与她已不合适,可她竟有些舍不得,抚着那玉坠上的的四字出神。

忽然下腹一阵绞痛,接着一股热流直下。

韩黛感觉孩子即将出生,赶紧唤张妈。

韩黛没想到生孩子竟是这般的痛,她几乎痛得死去活来,有好几次都痛晕过去,直至第二天天亮,孩子终于降临。

婴儿的啼哭声回响在宅院内,李老夫人站在屋外一个劲地祈祷,见听到孩子有力的哭声,李老夫人终于眉开眼笑直呼:“我们李家终于有后了!”

李琝志却无没半点笑意。

他知道一旦孩子生下,她便要走了,他再无理由留她。

屋门由内打了开,产婆将孩子抱了出来:“恭喜大帅、老夫人,夫人生了个小少爷!”

李老夫人赶紧接过孩子抱在怀中兜耍,瞧着孩子的可爱样,忍不住说道:“真跟志英小时候一模一样!志英,来抱下你儿子!”

李琝志却将脸一拉,瞧也不瞧径直走了。

他的举动让众人不不解,却没逃过韩黛耳膜。

虽至始至终没听他开过口,但她察觉到他并不高兴,似乎并不喜欢这个孩子。

难道是因为讨厌她才这样!

韩黛越想越难过,孩子自出生后,她只瞧了一眼,便被人抱走。

跟着身边的人也被李琝志撤了,只有张妈一人留在屋里照顾她。

第二日,李琝志让陶秘书将离婚协议书送了过来。

那陶秘书见韩黛因为生产面色尚且煞白的,十分不忍心,但李琝志有过交待,他不得不从。

“夫人!大帅说您只要在协议书上按个手印就行了!其余条款都只是形式,您不需再过目,孩子归大帅,夫人……净身出户!”

说到后面那陶秘书也觉这协议对韩黛太过残忍,连语调都变得不忍心。

韩黛想,李琝志还真是绝情到了底,可她好歹也是将门之后,真正要她做到净身出户也不太可能,好歹她的嫁妆得还给她一部分。

“多谢陶秘书!告诉大帅,我什么都不要,但这个箱子是我的嫁妆,里面的东西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夫人放心,大帅说了,您的嫁妆,您可以全带走!”

韩黛苦笑,他还真是想得周到,要与自己断得这么彻底。

那声夫人听来十分刺耳,韩黛纠正陶秘书说:“我也不再是什么督军夫人,陶秘书请唤我韩女士或者韩黛!”

陶秘书尴尬地回笑起:“那韩女士,您可有其他意见!”

韩黛叹气,李琝志连孩子的探视权都剥夺了她,她还能再说什么。

谢过陶秘书后,当下让张妈收拾下行李,主仆二人离开了李府。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上半部分即将完结,下半部分要开始了喔!亲们一会见!

六安亮化工程MPP塑钢复合管&

通风风管制作安装公司环保处理厂家珠海排风管安装厂家

深圳坪山废电缆回收多少钱

经验焦作MPP电力管技术问题阐述

豆苗收获机威海防风收获机价格

四川12吨自备吊二手随车吊

惠阳变压器回收价格

寮步锡渣高价收购欢迎了解

买高分子益胶泥、怎能错过汾阳堂、高分子益胶泥

江苏外径225PE电力管安装施工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