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掷出窗外创始者我只想给历史留下一个横截面

发布时间:2020-02-11 01:30:56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掷出窗外”网首页是一幅“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形势图”。

“你喝什么?”

“矿泉水。”

吴恒完全没有思考的过程,赶忙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回喊。赶忙又接上“哎呀,不好意思,我这边还有另外一个采访。”

饭店里坐定,服务员捧上菜单。他很谦逊地推过来。

“铁板牛肉,怎么样?”

“呃……我这个网站就是因为这道菜才成立的……”

他的网站———“掷出窗外”,收集了2000余条关于中国食品安全的负面新闻,这几天正在网上爆红。由于访问量太大时常瘫痪,他自己都上不去。在做这个网站之前,他最爱喝某品牌的奶质饮料,最爱吃铁板牛肉盖浇饭。如今它们都成了禁忌。

掷出窗外

自从考上复旦大学历史地理中心的研究生,来到上海,1985年出生的湖北大男孩吴恒就逐渐爱上了一家小店。

这家店位置好,从他住的复旦北校区后门出来径直右拐仅几十米;性价比还极高,一份铁板牛肉盖饭只卖10块钱,牛肉多得让顾客心生愧疚,几乎要感觉自己占了饭店的便宜。

直到2011年4月,他看到一篇新闻,瞬间如同被雷劈中:《多地曝用牛肉膏制造假牛肉多吃致癌》。

尽管“牛肉膏”的危害究竟有多大至今尚无定论,但从此让他充满危机感。再上网一搜,更多的有毒食品扑面而来:毒奶粉、毒豆芽、地沟油……他恍然发现,自己已被包围,生命岌岌可危。

“我没有那么聪明,想出破开铁屋子的方法,但至少我尝试着叫醒那些熟睡或装睡的人,因为我想,如果醒的人多了,也许他们能聪明到想出办法。”吴恒决定:做一个专门曝光食品安全问题的网络平台,提高公众的防范监督意识。

这个网络平台的名字,“掷出窗外”,来源于他此前看过的一个段子:1906年,时任美国第26任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正在边吃早餐边读一本小说,突然“大叫一声,跳起来,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来,又把盘中剩下的一截香肠用力掷出窗外”。

罗斯福把香肠掷出窗外的缘故,是他看的那本小说。书中有如下描写:

“从欧洲退货回来的火腿,已经长了白色霉菌,公司把它切碎,填入香肠;商店仓库存放过久已经变味的牛油,公司把它回收,重新融化。经过去味工序,又返回顾客餐桌;在香肠车间,为制服成群结队的老鼠,到处摆放着有毒面包所做的诱饵,毒死的老鼠和生肉被一起掺进绞肉机。工人在一个水槽里搓洗油污的双手,然后这些水再用来配置调料加到香肠里去,人们早已经习惯在生肉上走来走去,甚至习惯在上面吐痰。”

这本小说,是著名作家厄普顿·辛克莱根据其在芝加哥一家肉食加工厂的生活体验写成的纪实文学《屠场》。他自嘲“我想打中公众的心,不料却击中了他们的胃”;列宁称他是“有感情而没有理论修养的社会主义者”。罗斯福总统把香肠掷出窗外后,专门约见了他。当年6月,美国国会通过《纯净食品和药品法》和《肉类制品监督法》,同时批准建立FDA(美国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的雏形。

今天,FDA的官方网页上仍然挂着一句话:保护并促进你的健康。

“易粪相食”

迅速地,吴恒征集到了33位志愿者。有些是他的朋友和同学,更多的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在一个月内,他们搜集到了2000多篇事关食品安全的新闻报道。他又花600块钱租了网络空间,“掷出窗外”()于2011年6月17日正式上线。

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地区、食品种类或某个关键词,查到自己关心的食品领域有哪些危险;或是自由补充相关方面内容。根据GoogleAnalytics的统计,最近三天之内,访问量累计153万次,主要来自国内。排前五名的城市是: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武汉。

这个结果,与“掷出窗外”根据地区查询的排名基本一致。广东从2005年起,就属于高危地区。但这让吴恒很困惑:一个地区有毒食品的报道多,到底是表明该地区安全,还是不安全呢?

这种困惑感同样贯穿他的个人生活。一年来,他不断被生人熟人问这种问题: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不能吃?他哭笑不得:拜托,我的研究生论文题目是《近代以来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的设立与分布》!

这个网站给他带来了一次工作机会:深圳一家做食品检测的公司发来邀请。他拒绝了:我不具备任何食品安全方面的专业素质,而且今后也不打算与之发生兴趣。

微博上,素不相识的网民们给他发来各种赞誉,他笑笑,回一句:“谢谢”。对一些人邀他加入某个“职业打假QQ群”的邀请窗口,他礼貌地关掉了。

而与此同时,他精神上的后遗症却分外沉重。

在做网站的那段时间里,他条件反射般把每一样食品和与之对应的新闻联系起来,“吃东西只是为了活着”。连最简单的方便面都不敢吃,“拜托,方便面的问题不要太多好伐?”原先最爱喝某品牌的奶类饮料,现在他只喝矿泉水。那家铁板牛肉盖浇饭当然是再也不去了,尽管他至今无法证明那家的牛肉确为假冒。

这种后遗症,志愿者们同样不能避免。他的同班研究生同学陈竹也吃过那家铁板牛肉盖浇饭,并因此加入志愿小组。她在一个月之内找了大约200篇报道,“受到了强烈刺激”。至今,她只在学校食堂吃饭,不无绝望地相信,这样做大概会好一点。

根据这2000余篇报道,吴恒写成了一篇《易粪相食:中国食品安全状况调查》,贴上“掷出窗外”。他想表达这样一种含义:我们相互欺骗,最终谁都无法逃脱有毒食品的戕害,结局势必是集体溃败与灭绝。“实际上是等于把每个人的粪便交换来吃”。他从小看郑渊洁的《童话大王》,却觉得自己像是活在一个童话般令人不敢相信的世界里:这个民族对自己下手时,居然有如此的想像力。

“掷出窗外”后台显示,目前访问过的IP地址中,92%都是初次访问。吴恒很清楚比例如此之高的原因:2000多篇有毒食品方面的报道足以让人恶心得吃不下饭,下次自然不会再来找刺激。

但他很高兴,因为这正是他的期望:这个网站是一瓢沸水,能一下子烫醒那些不愿睁开眼睛的青蛙。

是否公平?

拒绝商业因素———这是吴恒给自己定下的规矩。他只贴关于食品安全的负面新闻,而不去找是否有它们“改邪归正”的消息。他觉得那很有广告的嫌疑。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一年来没有任何一家被他贴出来的企业找上门。

曾有朋友建议,增加一个“按照企业名称或产品品牌搜索”的功能,他考虑再三,没有采纳。他怕被企业找黑客黑掉,也怕这样打击力度过大,信息的缺失对企业不公平。

去年,他曾被国家行政学院召开的一个食品安全研讨会邀请,作为“消费者代表”与会。一同参加的还有3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质监局长。令他印象颇深的是,在其中一些人表示“问题的确严重,我们一定要加倍努力”之时,另一些人则坚称:“食品安全危机都是媒体炒出来的”。

但他并不打算给被曝光的企业定“刑期”,到期即撤下负面新闻。他认为:对这些企业“前科”的公布,是对消费者的提醒,也是它们造假所必须遭受的惩罚。他甚至主张:对生产毒害食品的企业施以惩罚性罚款,完全剥夺它们造假的收益。

然而法律方面的隐患仍然存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委员会副秘书长、上海律师斯伟江评价:“掷出窗外”实际上扮演的是媒体角色,虽然只是转帖,但同样有对企业信誉造成侵害的风险。一旦媒体报道失实,企业完全可以起诉“掷出窗外”。此外,只贴企业的“前科”,将其一直曝光,也有失去平衡之嫌。

作为上海市民,斯伟江说,他感觉上海的食品还比较令人放心。但“有毒的也实在防不胜防”。

斯伟江的说法并非全无理由。2011年1月5日,北京市工商局公布了当年首批“不合格食品名单”:由于检出国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硼砂、吊白块、苯甲酸等添加剂,6种食品被全面停售。其中,唐山市和发食品厂生产的一批次“一品山野”牌精制腐竹检出了硼砂。这则新闻,如今就挂在“掷出窗外”网站上。

唐山市和发食品厂是一家小企业,“一品山野”腐竹是一个为他人贴牌生产的品牌,出事后已停止合作。它的经理王志合并不知道“掷出窗外”网站,“爱怎么办怎么办吧”。但他又同时叫屈:我们冤枉。是黄豆本身含硼!

一些食品论坛上的讨论,似乎能为王的叫屈提供一个旁证:中国本土生产的大部分黄豆含有一定硼。而目前一般使用的检验方法是以硼来推算硼砂(四硼酸钠)含量,因此普遍都能检测出硼含量。到底是黄豆本身含硼还是添加了硼砂,在含量数字相差不大时无法区别。

难道你不回来了?

吴恒是个充满不安全感的人。玩三国杀,他最喜欢选的人物是夏侯惇,一个能靠自身受到伤害而反制对方的角色。“可能是喜欢那种像刺猬一样,别人不敢动你的感觉吧。”这种不安全的感觉可能来自于超生孩子的身份,他推测。

他又是一个对自由满怀冲动的人。他寝室的书架上,有签名版《三重门》、《李可乐抗拆记》,也有胡适的书。由于看不起竞价排名,他坚决拒绝使用百度;为了向敏感词抗议,他把自己的名字拆开,在网上叫“吴忄亘”。读研第二年,他自愿报名去宁夏西海固支教一年;又因为做“掷出窗外”而不得不再次延期一年毕业。他毫无悔意。

这种冲动的源头,倒是有据可查。

他本科专业是武汉大学的空间遥感,与他的研究生专业天地之差。但正是这段经历给了他人生最大的一次转变。学会上网,他才发现“原来,教科书有这么多骗我们的地方”。此前,他的人生理想不过是开个书店,满足自己爱看书的欲望。

这让他母亲很不高兴。身为一名税务局的公务员,她希望儿子继续读个数理化专业的研究生,做收入有坚实保障的社会中产阶层。但儿子最终还是报了复旦大学的历史地理专业。“我做这个网站,只是想给历史留下一个横截面”,他解释:这可能是他做这个网站,与自己所学专业相关的唯一动机。

他更关心的下一步,是做一个历史题材的专门网站,“把那些骗我们的文章都贴出来示众。”

然而“掷出窗外”快一年了,他并没发现现实得到多少解决。原先出现的毒食品没有任何一种绝迹,反倒出现了闻所未闻的“毒胶囊”,很快地,新闻报道都纷纷销声匿迹了。这让他充满挫败和无力感。他用这种说法开导自己:之所以如此,一定是因为毒食品对人体没有急切的危害,它们引起的病症都是要多年积累的。如果引起公共卫生事件如集体中毒,“查抄力度可能会大些吧”?

为了保护自己,他能做到的,只是尽量不挑食,不让某一种毒素被身体过度吸收。这种经验,他一年来不断地向身边人推广。“我还是很相信人体的自我净化能力”。

另一名志愿者,“FD河蟹”同样表达了这种由食品环境引起的逃离感。身为湖南人,她主动承担了搜集湖南方面报道的任务,找到了一百多篇。作为一名偶有机会出国的博士生,她到国外时常有如释重负的轻松:这里可以放心大胆地吃东西!但她又很无力:“还能怎么办呢?你是个中国人,父母亲属都在这边,难道你不回来了?”

爱情语录大全

侏仙

小泽玛利亚 ed2k

长泽梓